<progress id="fzfll"></progress>

        <big id="fzfll"><thead id="fzfll"></thead></big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zfll"><thead id="fzfll"></thead></address><progress id="fzfll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中國舉重協會官方網站

                體育教育的未來值得期待 業余體校悄然改變

                  從浙江寧波雅戈爾體育館驅車向西南方向行進,45分鐘左右就能抵達位于鄞江鎮的寧波市第二少年兒童業余體校。這里沒有市區的喧囂,但這里卻是勇奪2019年舉重亞錦賽男子73公斤級金牌的石智勇的母校、冠軍的搖籃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起!”“起!”“注意手臂!”“腰挺直!”

                  李東瑜在二少體舉重訓練館呼喊著,更多人稱他為“冠軍石智勇的啟蒙教練”,但李東瑜更愿意將自己稱為“基層體校教練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99年,大學剛畢業的李東瑜離開老家廣西來到二少體當了舉重教練。2005年,他拉著“小老鄉”石智勇的手走進了二少體的大門,親眼見證了弟子從12歲懵懂少年到奧運冠軍的巨大轉變。即便執教成績突出,李東瑜仍長期扎根基層,為培養出“下一個石智勇”“下一個奧運冠軍、世界冠軍”努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堅守的原因,有不改的對舉重項目熱愛的初心,更基于二少體體教結合的體制機制創新舉措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對于練舉重的孩子和家庭來說,最大的擔憂有兩個,一是項目本身艱苦,二是出路難有保障。”李東瑜說,“但在二少體,舉重項目的訓練時間和其他項目一樣,通過提升訓練質量,每天都嚴格控制在2至3個小時,學生們只是利用課后和周末、寒暑假的時間練習,畢竟‘學生運動員’首先是‘學生’,要以文化課學習為主。學習有了保障,出路就有了保障,我們這里的運動員每年都有通過單招、單考進入大學的,沒有了后顧之憂,漸漸就有更多家長把孩子送過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早在2002年,寧波市即以體教結合為突破口,探索了基層體校與傳統學校的融合發展之路。二少體校長吳承軍對記者說,具體模式為文化課教學交由浙江省重點中學鄞江中學負責,師資配備、文化課教學場館和設施、教學經費、教師培訓等工作由當地教育部門主管,業余訓練則由體育部門主管。“這種模式的最大優勢是發揮了體、教兩家各自優勢,實現了優勢互補,讓傳統體校擺脫自辦文化課教育的壓力,將更多精力用于業余體育訓練,學生們的文化課成績大幅提升,在只有少數優秀運動員可以升入省隊、專業隊的情況下,其他運動員可以考慮以體育特長生的身份進入大學。”吳承軍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數字會說話:2018年二少體通過體育單招單考進入大學的學生比例達到85%。另一方面,依托二少體得天獨厚的體育硬件配置和高水平教練師資,與二少體深度合作的鄞江中學體育氛圍日漸濃厚,隨著包括摔跤、柔道、攀巖、散打等在內的體育體驗課的開設,體教結合正在綻放出絢麗的花朵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同于寧波二少體只是以單獨編班的形式將體校學生放入學校,衢州市白云中學已實現了體、教更深層次的融合——所有體校學生都和普通學生一樣被混編入相同的班級,體校生在學習成績方面沒有任何“優待”,一旦成績不好甚至有可能被取消參加訓練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由于歷史原因,衢州市沒有市本級體校,當時為了帶動體育事業的發展,相關部門創新體制機制,強化了體育部門和教育部門的深度合作,2010年衢州市柯城區政府為白云學校增掛了‘柯城區少年兒童體育運動學校’的牌子,實行‘一套班子,兩塊牌子’的運行模式。”衢州市體育局副調研員毛周春介紹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教育是事業,體育同樣是事業。‘體教結合’不存在誰施予誰,而是平等的、合作的,最終實現共同促進、共同提高。”白云學校校長葉海濤是這么說的,也是這么做的:用和普通學生一樣的師資、保障條件強化體校生文化課學習,集訓、比賽期間做到文化課教師必跟,管理干部必跟的同時,也將體育融入了學校發展的血脈,擁有9個展區的該校奧林匹克體育博覽館,已經成為學校學生了解奧林匹克知識,連接從世界到白云學校體育故事的窗口,完善的體育設施、師資實現了共享,原本用于學校數字化建設的轉播設備、演播室也成為體育訓練的輔助手段??芍^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葉海濤說,通過近10年體教結合的探索,學校的活力大大提升,凝聚力、向心力增強,體育賦能功能凸顯。“作為一個地處城郊結合部的學校,白云學校之前生源質量并不好,中考成績也一般,近些年,隨著學校體育品牌的強化,一定程度上也帶動了整體教學質量的提升,2017—2018年白云學校的中考成績在全市公辦學校中已經上升為第六。”葉海濤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盡管已經有了以寧波市第二少年體校、衢州市白云學校為代表“體教融合”的成功案例,浙江省體育局仍希望將重視業余訓練更重視文化課教育的“新型體校”模式向縣一級推廣。2017年浙江省體育局、浙江省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、浙江省教育局、浙江省財政廳、浙江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等5家單位聯合印發了《浙江省縣級體校改革發展實施方案》,要求到2020年底,通過體制機制創新和政策保障,改善縣級體校的辦學模式和辦學條件,提升辦學水平和效益,全面實現“縣縣有一所新型體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體校的臉偷偷地在改變,“新型體校”的未來值得期待。()()

                狼友视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fzfll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fzfll"><thead id="fzfll"></thead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zfll"><thead id="fzfll"></thead></address><progress id="fzfll"></progress>